怕“米兔”:一些男医生不愿做女生导师

随着好莱坞制片人大腕Harvey Weinstein被众多女演员的性骚扰和性侵犯指控打翻在地,“米兔”运动的劲风 #MeToo movement从美国吹到加拿大、欧洲、和亚非拉国家。众多政界、经济界、学术界和演艺界的名人由于涉嫌性骚扰和性侵犯而滚鞍落马、声名狼藉。

 

Richard Drew/Associated Press

但“米兔”运动也引起了不少社会争议。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参院听证审议过程中,以心理学大学教授Christine Blasey Ford为首的几位女性站出来分别指控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Brett Kavanaugh在30多年前有过试图强奸、露阴、和涉嫌参与轮奸的行为。但调查显示这些女性指控人提出的证人和证词都无法被核实、证明。
虽然Brett Kavanaugh最终得到美国参议院的批准、宣誓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新任大法官,但专家们的共识是,涉嫌强奸的名声将会终身伴随大法官Brett Kavanaugh。
美国保守派媒体和评论家认为,Brett Kavanaugh大法官受到没有证据支持的涉嫌强奸的公开指控显示了“米兔”运动的一个负面结果,这就是来自女性的指控、哪怕是没有证据的指控也会对男性的名声和事业带来极大的损害。

Christine Blasey Ford 在美国参议院作证,指控 Brett Kavanaugh 在36年前试图对她性侵 / Win McNamee/Pool Photo via Associated Press

为了避免被“米兔”咬上,美国副总统彭斯曾有一句名言,说他的行事准则是在没有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绝不与女性单独相处。

在加拿大医学院超过半数的学生是女生的情况下,一些男性资深医生和医学教授不愿意当女性的专业导师,他们担心被“米兔”撕咬。
由六位在医学领域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的女性学者联名写下的有关评论文章发表在最新一期的新英格兰医学学报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这篇评论文章说,一些在医学界有名声地位的男性害怕担任女性医生或女性研究生的导师,他们担心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不实指控;因为即便这些指控最后被确认是查无实据,但他们的名声和事业仍然会受到损害。

 

这篇评论文章认为,这些男性医学界权威人士对“米兔”运动的过敏反应形成了一种“敌视性性别歧视”,他们不愿意做女性导师的态度等于是在惩罚女性。

上述评论文章的作者指出,在医学界有好的导师是非常重要的。好的导师不但可以通过言传身教帮助年轻人快速成长,而且还会帮助他们开启机会的大门;如果女性医学新人得不到这样导师的帮助,她们在自己前进的道路上就会缺乏进步的机会、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虽然近年来加拿大和美国医学院招收的女性学生数量都明显超过了男生,但北美大陆医学院院长中只有16%是女性,教学医院科室主任中只有15%是女性。
作者方华、加广中文、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3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留言

关于我们
感谢关注加国第一生活,每天为您推送既正经又奇葩的内容,足不出户看遍加拿大。
联系我们
电话:905-889-3301; 647-727-2867
电子邮箱:info@1canada1.com
广告:info@1canada1.com
地址:Unit 3,170 West Beaver Creak Rd, Richmond Hill,On L4B 1L6
友情/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