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东西害人不浅:高科技大咖呼吁人们远离社交媒体

你也许听到过学校老师或社会学家批评现在的人对社交媒体的依赖,但拉尼尔(Jaron Lanier)却是著名高科技业内人士。他被视为硅谷的开拓者,自90年代起就在从事互联网技术开发工作,还是最早研究虚拟现实的先驱者之一。他现在是微软的跨学科研究员。

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到处劝人和社交媒体一刀两断,还写了一本书:《马上删除社交媒体账号的十大理由》(Ten Arguments for Deleting Your Social Media Accounts Right Now)。他不久前接受了CBC采访。当主持人问他,是不是已经身体力行,关闭了自己的脸书、推特账号?他的回答是,他从来就没有注册过。

拉尼尔号召人们删除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Tribeca Film Festival)

社交媒体背后的力量是不道德的、摧毁性的

拉尼尔说,社交媒体本身并不邪恶,但是经营社交媒体的公司把它变成了一种新兴宗教。这些公司使用运算法则,收集一切信息和数据,利用行为心理学研究成果设计出最有效地使人成瘾的模式,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也是摧毁性的。他甚至不客气地说,社交媒体公司力图把用户变成巴甫洛夫的狗。
在行为科学实验室里,研究人员用电击和零食来训练小动物。在社交媒体上,排斥,羞辱等“社交痛苦”相当于电击,被喜爱和走红相当于零食。拉尼尔说,苦头和甜头要怎么给才能让人沉迷其中,这背后有一整套研究。
许多用户会觉得自己足够聪明,也足够清醒,才不会上这些圈套。但是拉尼尔解释说,这不是智力的问题。社交媒体设计者的武器是运算法则,是超级强大的信息收集和数据处理能力。实际上,社交媒体公司自己的研究也证实,用户可以一面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对社交媒体的依赖损害了生活质量,一面欲罢不能。
愤怒、妒忌这些负面情绪在一个人的真实生活中可能只是很小一部分,但是却最得社交媒体的运算法则青睐,只因为这些情绪来得快,抓眼球,因此是最有经济效益的。拉尼尔认为,社交媒体释放出人性中恶的一面,使人很难进行理性的交流和讨论。这对我们的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造成极大的危害。
社交媒体的好处是互联网本身就有的

拉尼尔同时也是作曲家和乐器收藏家。(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网民并不总是在社交媒体上掐架。他们也在这里组织社会活动、找到志趣相投的人。对此拉尼尔并不否认。但是他说,这些功能是互联网本身自带的,社交媒体公司拿来用了,而且往往还用坏了。例如不久前在美国发生的“黑人命也是命”抗议运动,谁发帖,谁组织活动,社交媒体的运算法则一一加以统计分析以吸引更多客户,由此间接引出大群新纳粹和三K党。他预测“Me Too”运动也会有同样的反应出现。

他说,实际上,没有脸书你也一样可以给朋友发信息,一样可以建立自己的网页,而且你会以更少的时间获得更全面的资讯。
实践证明集体成瘾是可以纠正的
拉尼尔说,过去我们也有过涉及巨大商业利益的集体成瘾,例如在公共场所吸烟和酒驾。曾几何时,这两件事被视为时髦有范儿。但现在我们都纠正过来了。
他对“社交媒体成瘾”的纠正有信心。他说,社交媒体的用户在变化。都说年轻人离不开社交媒体。但实际上最年轻的一代已经有些人对它持怀疑态度。他十年前去中学里讲社交媒体的危害,学生们觉得他古怪。现在他得到的是掌声。
如果有人想戒除社交媒体,拉尼尔的建议是:先离开半年试试看,用这段时间来了解你自己,你的朋友和你的世界, 然后再做决定。

 

 

 

作者吴薇、加广中文、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1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留言

关于我们
感谢关注加国第一生活,每天为您推送既正经又奇葩的内容,足不出户看遍加拿大。
联系我们
电话:905-889-3301; 647-727-2867
电子邮箱:info@1canada1.com
广告:info@1canada1.com
地址:Unit 3,170 West Beaver Creak Rd, Richmond Hill,On L4B 1L6
友情/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