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都能拿千万加元赔偿金?还不是加拿大纳税人来买单!

加拿大籍关塔那摩囚犯Omar Khadr

 

据CBC综合多个消息来源的报道,加拿大联邦政府将向曾经被关押在美国关塔纳摩军事基地监狱的加拿大公民卡德尔(Omar Khadr)正式道歉,而且将支付至少1千万加元的赔偿款项。

美联社、多伦多星报和环球邮报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人士处得到的消息是,最终的赔偿额肯定会少于卡德尔律师要求联邦政府赔偿的2千万加元,但不会少于1千万加元;这一赔偿协议其实在6月份就已经谈妥。

 

CBC联系特鲁多前往爱尔兰参加G20峰会的随行记者,记者表示总理目前对此事不发表任何回应。

 

出生在多伦多的卡德尔15岁时在阿富汗被美国军队逮捕,被指控在一次美军对基地组织的打击中用手榴弹炸死了一位美国军人,随后被送往古巴关塔纳摩军事基地监狱关押了10年。

卡德尔作为关塔纳摩军事监狱关押的最年轻囚犯曾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2010年卡德尔作为战争罪罪犯被送上军事法庭受审;卡德尔在法庭上承认控罪,被判处再服刑8年。

在美国监狱服刑两年后,卡德尔被转到加拿大监狱继续服刑,并在2015年被假释,等待对其案件的上诉。

随后卡德尔的律师要求推翻原判,称卡德尔2010年当庭认罪是受到胁迫的结果,并指控加拿大政府不但没有尽到保护本国公民的责任,而且与美国当局合谋虐待卡德尔。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2010年的裁决中认定,加拿大情报机构官员2003年在关塔纳摩军事监狱使用剥夺睡眠等高压手段审讯卡德尔,并把审讯得到的口供提供给美国当局。

 

现年36岁的卡德尔曾是关塔那摩关押过的最年轻的也是最后一个来自西方国家的囚犯。

 

卡德尔的律师起诉加拿大联邦政府因不能保护其公民而违反国际法、并与美国政府联合虐待卡德尔,要求加拿大政府为此赔偿卡德尔2千万加币。

同时卡德尔的律师还表示,这桩案件本来就是冤案,美军及死者遗孀被悲伤蒙蔽了双眼,造成判断错误起诉了无辜的卡德尔,并且要求卡德尔赔偿1亿3千4百万美元的精神损失费。

卡德尔律师坚称,卡德尔是在父亲的强迫下加入战争。卡德尔家族与基地组织前领导人本拉登联系密切,甚至曾在卡德尔小的时候同住一个屋檐下。

卡德尔的父亲在2003年巴基斯坦在阿富汗进行的一次军事打击中被击毙。而此时卡德尔因为同基地组织高层人员外出而躲过一劫。

2015年卡德尔被阿尔伯塔某监狱刑满释放,同时也向受害者家属公开道歉。他表示,自己反对暴力穆斯林运动,并且希望能重新开始,完成自己的学业,在医疗保健领域开展事业。

前保守党联邦移民部长康尼今天早上在推特上发表评论对联邦政府对卡德尔进行公开道歉并赔款1千万加币的决定表示强烈不满。

@jkenney:令人作呕!特鲁多要给认罪的恐怖分子1千万加币!这个恐怖分子曾组装并安置过杀了97个加拿大人的爆炸装置!

 

这已经不是国际上第一次公开赔偿曾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恐怖分子。

今年2月,英国网民被这样一则消息震惊了:

 

在伊拉克发起汽车炸弹自杀袭击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成员贾马·阿尔-哈里斯(Jamal Udeenal-Harith)是一名英国人;

他曾在阿富汗被抓到而被美军投进关塔那摩监狱,出狱后获得英国政府高达100万英镑赔偿;

而当时的布莱尔政府肯出这一大笔钱只是为了“封口”;

英国媒体还挖到了猛料:拿到钱阿尔-哈里斯的在曼彻斯特用国家赔偿金买了一座豪宅;

2014年,他又逃离了英国,借道土耳其去伊拉克加入IS,参加“圣战”……

 

就这样,国家了出100万英镑养了一个“国家的敌人”,纳税人能不愤怒吗?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反恐顾问表示,他根本不应该得到政府100万英镑的赔偿。“前关塔那摩被拘留者不应该被给予‘一分钱’,因为‘显然他是恐怖分子’”。

当时《每日邮报》头版刊登贾马·阿尔-哈里斯的照片,头条内容醒目:你资助了100万英镑的”伊斯兰国“自杀炸弹袭击者。报道披露这位在英国出生的穆斯林如何拿到这笔巨额赔偿,再如何悄悄离开英国去参加“圣战”组织。

 

《每日电讯报》也在头版报道这一消息,称原名罗纳德·费德勒(Ronald Fiddler)的贾马·阿尔-哈里斯,从美军设在关塔那摩湾的拘押中心释放后,指控英国情报机关对他在关塔那摩监狱遭到虐待不仅知情而且可能同谋,因此成功获得英国政府的巨额赔偿。

 

《泰晤士报》头版标题称:“伊斯兰国”自杀炸弹袭击者拿了纳税人100万英镑。出生在英国曼彻斯特的贾马·阿尔-哈里斯在20世纪90年代改信伊斯兰教。2001年他在阿富汗塔利班的一个监狱内被发现后,在古巴的美军关塔那摩湾监狱被关押了两年。他当时被指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有关联。

 

《卫报》头版报道标题称:“伊斯兰国”自杀炸弹袭击者“曾是从关塔那摩释放的英国人”。

 

回溯一下,事件大致是这样的: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发布新视频,公开当日在伊拉克发动的自杀式炸弹袭击。

英国媒体注意到,视频其中一名身亡的“人肉炸弹”是50岁英国男子阿尔-哈里斯,他身穿迷彩服坐在车里,面带笑容,旁边有大量电线及红色按钮。他驱车闯至伊拉克摩苏尔附近一个伊拉克军队军事设施,引爆炸弹身亡,汽车也化作一团烟雾。

 

《泰晤士报》报道称,经阿尔-哈里斯的弟弟Leon Jameson证实,IS发布的图片是自己的哥哥。

IS公开的视频指出,阿尔-哈里斯加入后一直使用化名“布里塔尼”(Abu Zakariyaal-Britani)进行作战。

 

根据多家英国媒体的报道,阿尔-哈里斯大致的生平如下:

 

阿尔-哈里斯年轻时的照片

 

1966年,罗纳德·费德勒出生在英国曼彻斯特,他的父母是来自牙买加的虔诚基督徒。费德勒在曼彻斯特念的高中,随后就读维森沙维(Wythenshawe)技术学院。

1994年,在阅读了美国非裔伊斯兰教教士马尔克姆·X(MalcolmX)的传记后,费德勒转变为信仰伊斯兰教,并改名为贾马·阿尔-哈里斯。

20世纪90年代期间,阿尔-哈里斯前往苏丹的喀土穆大学读书六个月学习阿拉伯语;还去过伊朗、巴基斯坦和澳大利亚。

2001年10月,阿尔-哈里斯在巴基斯坦宗教节日的时候前往奎达。几天后,美国入侵巴基斯坦的邻国阿富汗。

2002年初,阿尔-哈里斯在阿富汗的塔利班监狱被美军发现并逮捕,被CIA审讯过后转移到关塔那摩监狱。

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阿尔-哈里斯
 

阿尔-哈里斯当时否认自己是恐怖分子,并辩称到中东“朝圣”时被塔利班俘虏,但美军怀疑他与“基地组织”有联系。

2004年,在英国工党政府首相托尼·布莱尔和内政大臣戴维·布伦基特游说之后,阿尔-哈里斯和另外5名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的英国公民和外国人一起被美国释放。

布伦基特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说:“从关塔那摩回来的人,没有一个会威胁国家安全”。


2004年阿尔-哈里斯被从关塔那摩监狱释放

 

回到英国后,阿尔-哈里斯声称自己在关塔那摩监狱经历了殴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伙同另外三名“狱友”起诉英国情报部门并索赔540万英镑,同时他们还起诉了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阿尔-哈里斯在2004年向欧洲委员会小组作证,作为对关塔那摩基地侵犯人权行为的调查的一部分

 

当年,阿尔-哈里斯第一次结婚,他的第一任妻子现在带着3个孩子已经定居伦敦。

2009年,阿尔-哈里斯对拉姆斯菲尔德和美国政府的案件最终因政府官员“豁免受限”而被驳回。

2010年11月,英国政府将向包括阿尔-哈里斯在内的7名已经获释的前关塔那摩囚犯支付数百万英镑的巨额赔偿,以换取他们收回针对英国安全部门的虐囚指控。当时的消息称,至少有一人将获得超过100万英镑的赔偿金。

2011年4月,阿尔-哈里斯花了22万英镑的国家赔偿金在曼彻斯特买了一栋豪宅,与此同时,他与舒克·贝格姆(Shukee Begum)结婚,贝格姆是曼彻斯特大学法学毕业生。

阿尔-哈里斯在之后一段时间内担任过网页设计师,还在一所伊斯兰学校担任管理员。

 

舒克·贝格姆(Shukee Begum)的大学照片

 

2014年,尽管英国安全部门充分意识到他以前被关押的经历,但阿尔-哈里斯还是顺利逃离英国,途径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加入IS战斗。

2015年,阿尔-哈里斯的英国妻子舒克·贝格姆(Shukee Begum)带着他们的五个孩子一起在叙利亚寻夫,并试图劝说他回到英国。

 

贝格姆和五个孩子
 

随后,经过基地组织的关联组织“努斯拉阵线”(Al Nusra)的营救,贝格姆和孩子们逃离了IS掌控区域并接受英国媒体的采访,直到此时哈里斯的去向才曝光。贝格姆表示,她不支持极端分子,并说她想说服哈里斯回到家里。

2017年2月,阿尔-哈里斯在伊拉克摩苏尔附近的自杀性袭击中丧生。

 

阿尔-哈里斯驱车前往摩苏尔的伊拉克军队附近发动汽车炸弹袭击

 

阿尔-哈里斯事件被英国媒体报道后,有议员狠批布莱尔工党政府当年保证阿尔-哈里斯并非恐怖分子,明显是错误的判断,他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而且作出了巨额赔偿保送恐怖分子出狱,浪费纳税人金钱,而政府还需解释,为何阿尔-哈里斯能轻易离开英国赴叙利亚加入IS。

而“百万英镑赔偿”也是一桩出名的英国公案了。

在这些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前恐怖嫌犯中,一些人是英国国民,其他则是在英寻求避难的外国公民,他们在获释后向法院提起指控,称英国安全机构人员参与了针对他们的虐待,并要求英国政府弥补他们蒙受的损失。

英国安全部门则一直否认他们有任何虐囚或者是纵容虐囚的行为。

最终,英国政府决定出一笔“封口费”结束诉讼。

2010年11月16日,英国政府正式宣布赔偿协议。根据协议,赔偿额度最大的一笔将属于一位名叫比亚姆·穆罕默德的前关塔那摩囚犯,他在2009年返回英国后一直提出控告,称自己在押期间遭到了残酷虐待。


7名前关塔那摩囚犯控告虐囚,英国政府决定付“封口费”结束诉讼。

 

分析人士认为,英国安全部门促成这份补偿协议的目的是为了避免他们的秘密行动在庭审过程中被披露,假如英国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都不得不到庭说明情况,那么这势必将威胁到英国的国家安全。此前英国国防部门陆续披露出来的一些信息已经让安全机构的高级官员们感到不安。

另一方面,长时间的法律诉讼将耗费数千万英镑的费用,这也是促使英国政府愿意尽快“花钱了结”的重要原因。在审判的时候,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必须聘请十多个律师,还得召回正在工作当中的情报人员到庭说明情况,还得面对25万份的档案,这样的工作量显然非常大。

《每日邮报》还曝光了阿尔-哈里斯用赔偿金购买的住宅,在曼彻斯特的一条安静的街道上,阿尔-哈里斯的房子宅装饰精美。照片显示,他的家有现代厨房、明亮的浴室、温室和后花园,还有两个地下室。

据街坊邻居介绍,直到阿尔-哈里斯失踪后六个月内警方都没有做任何事情,后来,他的妻子也“消失”了。

阿尔-哈里斯在曼彻斯特的住宅

 

不论是年初的阿尔-哈里斯事件还是本次卡德尔索赔,都引发了一系列迫切的问题:各国政府当局采取了什么措施来监控重新加入社会的前囚犯?而来自纳税人的巨额赔偿款项又能怎样保证不被用作恐怖活动或落入恐怖组织之手?

希望本次加拿大联邦政府不会重蹈英国政府的覆辙,将1千万纳税人的血汗钱付之东流。

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

225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留言

关于我们
感谢关注加拿大第一生活,每天为您推送既正经又奇葩的内容,足不出户看遍加拿大。
联系我们
电话:905-889-3301; 647-727-2867
电子邮箱:info@1canada1.com
广告:info@1canada1.com
地址:Unit 3,170 West Beaver Creak Rd, Richmond Hill,On L4B 1L6
友情/媒体链接